艾斯

喜欢阅读,简单生活。

把喜欢的文和画挂在这里,想看的时候方便一点。

[铁虫/向导x哨兵]Come back home(完结篇)

卷酸酸.毛:

全文戳底下tag,共2w字。
一句话盾冬提及,以及铁虫only。
Come back home(完结篇)
机甲和战斗全靠胡乱想象……不要较真。
-
8.


Peter一开始以为男人非要把他送到医务室门口才肯罢休,但实际上Tony到训练场边上就把他放了下来——让Peter坐在了那张突兀的办公桌上。Peter一开始还有些没反应过来,直到男人站到他双腿之间,准备卷起他战斗裤的束口边,Peter才意识到他又被Tony耍了。


“你怎么一脸很遗憾的表情?是因为我没有真的把你抱到医务室去吗。”


Peter给出的回应是用战斗靴的鞋尖踢了一下Tony的膝盖,以示警告——其实力道轻得好像小动物抬起前腿碰人膝盖的打招呼方式。“我能理解的。毕竟医务室太远了,对向导来说可能有些辛苦。”


“听起来像是个挑衅。”Tony眯起眼睛看他,让Peter想起纪录片里某种身姿矫健、善于狩猎的大型猫科动物,“等到未来某天,某个时间、地点都合适,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……我会让你知道,抱你去医务室这点力气我有的是。”


Peter耸耸肩,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,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
“提醒一下,在我面前掩饰情绪是没用的。你在害羞,是吗?”Tony笑着看Peter的眼睛,然后低下头握住了Peter的脚踝,拉扯着裤脚束口的松紧带,将战斗裤边向上卷起,不出意外地在青年小腿上看到了一片刚撞出来的淤红。


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样的创伤不算严重,但是Tony知道哨兵感受到的疼痛是加倍的。Tony只说了一句等我一下,就匆忙离开了训练场。


不过Peter没想到男人会带着几罐汽水回来——全都是铁皮罐装,外壳上还有湿润的水汽,似乎是才从冷藏室拿出来的。现在是夏天,特设部门的食堂会供应这些汽水。只是他不明白,Tony要拿它们做什么。


他看见男人拿起其中一罐贴到了他小腿上的疼痛处,冰凉的罐身镇压了一些疼痛,丝丝清凉接触到皮肤,让Peter安逸地轻叹了一声。男人的动作很轻,没让汽水罐碰痛他的伤处。


“好一点了吗?”


Peter点点头,这次他是真心的,真的不再觉得任何地方痛了。“好多了。”


“我猜冰袋的低温对你来说可能太刺激了。哨兵的身体应该接受不了太极端的温度,是吧?”Tony解释道,后又抬头看着Peter笑了一下,“汽水留下来还能被喝掉,你这个年纪的人应该都会喜欢汽水吧。”


不,Peter看着Tony的眼睛想到,我喜欢的才不是汽水。


但是Peter还来不及说些什么,Tony挂着的耳机信号灯忽然亮了一下,男人抬手随意按下了通话键,偏了偏头,视线却仍是在看着Peter。“说,什么事。”


贴在Peter小腿上的冰凉汽水罐在缓缓地来回摩挲,男人握住汽水罐的空余手指在他小腿肚上若有若无地划拉了几下。Peter不太确定那算不算个撩拨的信号,只是他觉得男人向他眨眼的动作确实别有深意。


“现在?”Peter看见男人皱起眉毛,似乎有些不悦,“别告诉我你真的来这里了——”


Peter询问地看了他一眼,而Tony只是摇了摇头,然后叹了口气结束了耳机中的通话,“我现在要离开一会,”Tony说,“如果等会你觉得好些了,可以自己回去的话,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结束了。或者,等我回来也行。明白了?”


“你……要去哪里?”


“去见一个老冰棍,一个顽固不化的家伙。”Tony看起来似乎为了这个会面很苦恼,最后他把汽水罐递给Peter,“我走了。”


Peter看见男人的身影消失在训练场外,他心里没来由地很是在意刚才Tony与耳机里的人对话时的表情——哨兵的听力太好,得以让Peter清楚听见耳机里是个男人的声音,并且,Peter听到那个男人说他今天是特意从总部过来的。


Peter坐在办公桌上想了想,又低头看了一眼男人给他的汽水罐。哨兵把卷起的的战斗裤重新放下去扯好了松紧带,然后从桌子上跳了下去,循着Tony走出去的方向去了。


9.


神盾局特设部门作为一个尤其被看中的训练基地,它的分区规划得很通达,训练场坐落在最大的分区中,它围绕着以多层会议室为中枢的布局分布着。


因为他曾经和Tony有过多次精神链接,虽然没有结合,但是Peter的精神体完全可以感应到红龙和它主人的存在。Peter放出了精神体,由狮子在前方带路,直到它停在了一间会议室门外。


Peter比了个手势,示意狮子回到精神领域去。同时放出精神触丝扩大了感知,他小心翼翼地控制着它们游移在会议室周围,静下心去听会议室中的声音。


或许是会议室做了特殊的隔音处理,Peter能听见的对话是模模糊糊的,只能勉强辨认出来那的确是Tony的声音。“我知道我在做什么……不,那只是……”


而另一个男人的声音却远比耳机里要清晰,听起来很是严肃,“他只有十九岁,招募这样一个成员到Avengers来,你知道你将会让他面临什么吗?”


Tony沉默了一会,久到Peter以为他不会回答这个问题了。但是好一会以后,他的声音再一次响起:“我很清楚。并且我知道我将要承担什么责任,但是,我知道他值得我去承担这些。”


会议室门外的Peter紧紧贴在墙壁上,他从没听见Tony亲口对他过这些话,他从没想过Tony对他竟然抱有这样大的期待。


“但是Avengers不是你一个人的。”


“Rogers上校。”Peter听见Tony叫出了那个男人的名字,同样是执拗的口气,“同样的话也送给你,Avengers也不是你一个人的。我是不可能改变主意的。”


“你就不能有那么一刻讲点道理吗?”


“到底是谁不讲道理?”Tony似乎也有些生气了,“如果你还想继续说下去,请回吧。”


“Tony——!”Steve的声音猛地顿住,因为会议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,Steve刚拍完桌子的手还停在半空中没收回来。他看见了一个棕发青年,一身黑色战斗服,此刻正紧紧盯着他,像是森林里的头狼盯住了敌对目标。


接着他看见那个突然出现的青年快速走到了Tony身边,默不作声地挡在了Tony前面,形成一个保护欲极强的姿势,直视着Steve:“你离他远一点。”


Steve惊诧地看了一眼Tony,而Tony一脸无奈,只向Steve做了个眼神示意他先出去——因为Tony感受到他面前这位年轻的哨兵已经下意识进入了战斗状态。


Steve盯着Peter看了好一会,忽然意识到了什么,“我知道了,你就是那个——”


“我是他的哨兵。”Peter打断了Steve的话,像是在宣告主权:“我是Tony Stark的哨兵,Peter Parker。”


Steve被他噎了一下,直觉得自己似乎是被面前的这位哨兵挑衅了,也只好循了Tony的暗示关上门出去了。


随着门锁咔哒一声扣上,站在Peter身后的男人才缓缓开口,“哨兵,谁给你的胆子这么做的?”


但是狼崽子没有回答他,而是一转身紧紧地抱住了Tony,棕色的自然卷埋在他肩膀上,呼吸烫热得让Tony那块皮肤有些发痒。这个拥抱有些用力过度,所以Tony先试着推了一下,又因为哨兵的怪力没能成功。


“小子,放开我。”


“不放。”Peter说,听起来像一个差点被抢走心爱之物的小朋友,哨兵出自本能的强烈占有欲促使着Peter把面前的男人抱得更用力了,“你……哪里都不准去。”


“Peter Parker……你是不是不想活了?”


“我不想让你去见他……我不想让你去接触别的哨兵!我也会成为他那样的首席哨兵的……”Peter停顿了一下,“Mr.Stark,做我的向导好不好?”


“怎么,一开始不是很不情愿见到我吗?”Tony空出一只手覆盖到Peter后脑勺上,拨弄着青年的头发,他都没意识到自己脸上正带着一种很满足的笑容,“现在是被我的魅力折服了?”


“反正……反正我可以做很多事的。”Peter把头埋在Tony肩膀上闷闷地说道,“整理房间啊、做饭啊……洗衣服也可以。”


Tony被他气笑了,“我是要找个家政人员带回家吗?”


“随你怎么说……”Peter从他肩膀上抬起头,眼神仍然勇敢得像光,如果不看他耳朵尖上沾了一些红,一定不会猜出来他其实在害羞。“I...like you.”


“这么认真?”


Peter点头,“总之……你答应我了吗?”


“看来你还很心急。”Tony拉开椅子在他旁边坐下来,好整以暇看着Peter,“你知道刚才那个人是谁吧?”


“Steve Rogers,Avengers的另一个领导人……”


“那你听见我们说了什么吗。”


“听见了一点。”Peter说,“但是不太清楚,只是他好像不太同意让我加入。”


“是完全不同意。”Tony叹了口气,“他觉得你只有十九岁,不应该上战场去面对这么大的危险。实际上,所有人都觉得我招募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是疯了。”


“我马上就要二十岁了。”Peter倔强地抿紧嘴唇。


“那不重要。”Tony摇头,“重点只在于他们觉得你还是个孩子,他们觉得我或许不该花费这么多时间在你身上。神盾局要求我回到总部,停止现在的训练。”


Peter愣住了,“你……你要走了?”


Tony没有点头,也没有否认,只静静地看着Peter:“他们要求我回到总部,为一个月后的战斗做准备。”


Tony说到这里停了下来,他在观察Peter的表情,在试探青年眼中盛亮的火焰是否消失了——但是没有,Peter依然目光坚定地看着他:“你起初的计划,是准备让我加入那场战斗,对吗?”


“是的。”Tony点头应答,“这是我最开始的目的。因为你是特设部门中数据最优秀的哨兵。”


“我会继续训练,然后申请加入那场战斗。”Peter说,“我这么做不只是为了你。但是……我会为了你尽全力。”


“Oh boy.”Tony低声说了一句,接着拉过Peter的衣领用力吻住了他,这个吻热烈且真挚,足以让两人清楚感受到彼此的赤诚之心。深吻之后,Tony放开了他,连眼神都带着欲望的温度,“在那之后,我会给你一个答案。未来的首席哨兵,我等着你。”


10.


一个月过得远比Peter起初想象得要快,Tony在当天下午就回到了总部,不过他没和Steve一起,而是认真和Peter第一次吃了一顿丰盛且很浪漫的晚餐才离开的。


但是,即便Tony无奈向Peter解释过Steve是一位拥有已结合的向导的哨兵,Peter仍然无法在一个月后战场上与Steve再次相逢时对他平和以待。


哨兵的占有欲作祟是一部分原因,即使他知道这两个人没有丁点暧昧可言,但Peter就是很讨厌对着Tony拍桌子发脾气的人。


于是这使得他们在战场上的再次见面尤其尴尬——


Peter驾驶的机甲是上一周从总部运来的,名叫IronSpider,通体红蓝涂装,相间着金色的纹饰,十分具有机械美感。更特别的是,这架机甲后背上有四肢可延伸的金属节肢。是Peter从未见过的款式,他见到它的第一眼就猜到——IronSpider是他的向导亲手给他做的。


Peter在战场上遇见了Avengers的几位成员:Steve、Natasha,这两位擅长近战攻击,经常组队配合战斗,十分默契。


“嗨,我们上次见过面的。”Steve很友好地和Peter打招呼,“我是Steve Rogers。”


“你好,Rogers上校。”Peter操纵着机甲同他们一起站在航母的预备线后,“你是我一直以来的偶像,但是……”Peter抬头看着远处的海岸线,他们耳边的战斗警报倒计时响起,天边的乌云将涌动的波涛染成了沉重的灰色。Peter戴好耳机,最后校准了一次他的降落地点,接着转过头看着Steve的机甲:“但是总有一天,我会超过你的。”


Peter说完,启动机甲一跃而下,正式加入了战斗。


只剩航母上的Steve和Natasha面面相觑。


Natasha问他:“你什么时候得罪新成员了?”


“我,我不知道啊……”Steve无辜道。听见他的向导——Bucky在耳机里笑了出来,“看来新加入的小子是个有趣的家伙。”


“Buck...”Steve更无奈了,“停止你的幸灾乐祸。”


“——各位。”频道里传出来另一个声音,Tony弹了一下麦克风,用噪音肃清了公共频道,“与其讨论这个,你们能不能像新成员一样,积极一点加入战斗?”


“Well,Stark这是在放心不下新成员吗?”Natasha低声笑起来,调侃着Tony,“真难得,竟然能看到Tony Stark为了某人担心。”


“你们适可而止。”Tony说,声音却带着笑,并且放轻了一些,“小心一点。”


——而频道里的所有人,包括Peter在内,都知道最后这句听上去颇为温柔的嘱咐是说给他一个人听的。


他们要面对的目标是从深海里爬出来的怪物,体型庞大,几乎约等于一个小型的停机坪。


Peter与新机甲磨合得不错,使用IronSpider战斗的感觉简直焕然一新,Steve和Natasha负责正面攻击,由Peter去寻找可以重伤怪物的痛点。


金属节肢显然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,Peter只有利用它才能在深海怪物有着湿滑黏液的后背上站稳。但是很显然,三人的合力攻击惹恼了深海怪物。它恼怒地甩动着粗壮的触角,猛地挥开了正打开机甲载炮对准它攻击的Natasha,幸而黑寡妇机甲闪避得足够及时,而Peter这时候恰巧将机甲变体的刀刃刺入了深海怪物的后背中央,它痛苦地哀鸣了一声 震耳欲聋。


Steve向Peter喊话:“完成切割后跳下来!你和Nat给我做掩护,我负责把炸弹填进那道伤口。”


——这是他们原本的计划,仅凭机甲之力根本不可能完全杀死这个怪物,他们的计划是在怪物体内切开一道伤口,然后将为了它特制的炸弹扔进去,将怪物彻底轰个粉碎。


“收到。”Peter应道。“再给我三十秒。”


但是,就在Peter将刃尖又推入怪物体肤几英寸时,让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出现了——怪物原本几乎快要被Steve和Natasha合力切断的触手竟然自动愈合了,那条触手巨大无比,目测有数吨之重。


Steve喊了一声注意身后,接着操纵机甲向Peter纵跳而来。


而Peter和维罗妮卡训练时的战斗场景在这一刻全都涌现上来,他几乎是凭借着肌肉记忆,十分出人意料地躲开了这一击。


然而Peter根本来不及高兴——那只触手临时改变了方向,重重砸在了赶过来帮他的Steve的机甲上。有电光火花迸射出来,机甲的后翼瞬间折断了。


Peter呼吸一置,频道里有了瞬间的安静,接着Steve大喊:“撤退!你们两个撤退!”


“你在说什么浑话。”Natasha怒道,黑寡妇调出了最大火力的枪炮对准了那只触手,但是深海怪物又抬起另一只触手瞄准了Natasha。


她一边校准目标,一边躲避攻击,根本来不及。


“我来吧。”Peter转向Natasha,“填埋炸弹的事情交给你了。”


“你——!”Natasha的喊话被淹没在怪物的下一次嘶吼中。


所有人眼睁睁看着Peter操纵着IronSpider又一次跳入了触手的攻击范围里,指挥屏幕后的Tony手指颤抖了起来。


而对于Peter来说,它的攻击方式和维罗妮卡很像——高强度的打击力,每一次都有可能致命——只不过它的触手上可不长眼睛。


Peter跳到深海怪物的眼睛后面,利用视线盲区朝它发起了第一次攻击,微型火箭炮的攻击将触手轰碎了一段,使得那根使得Steve的机甲紧紧按在地上的触手松开了一些。


怪物愤怒地扭动着,Peter后背上的金属节肢几乎快要抓不稳了,而他的第二次攻击显然没有这么幸运了——他根本难以在站不稳脚跟的情况下瞄准目标,随便发射火箭炮又很可能误伤Steve,他只能被动地躲避着怪物的触角,所以Peter几乎等于是案板上待宰的鱼。


时间飞快地流逝着,被危及的生命根本经不起等待。
“Peter……你现在必须撤退了。”Steve沉声说道,“我们不能用两条命去换一个怪物。”


“我们不用任何一条命去和它交换。”Peter超出所有人想象的冷静,“他……告诉过我的,这叫团队协作——唔。”Peter闷哼一声 他差点被怪物掀翻在地,但是下一秒钟,IronSpider从地上爬起来,踏着那只挥过来触手纵跳而起——Peter正是在等待这个机会,灵感来自于那次与维罗妮卡对战时,重型机甲撞在墙上产生的反作用力。Peter顺势与深海怪物的触手撞击,借力朝Steve滚去,同时快速瞄准了那只按住Steve机甲的触手。


随着火箭炮的火光在怪物触手上准确炸裂开来,Peter落在地面上,IronSpider的金属节肢帮助他稳稳地着陆,年轻的哨兵朗声道:“We will come back home together.”


脱离了束缚的Steve迅速从怪物的攻击范围中逃离出来,而Natasha负责的炸弹也填埋完毕。三具机甲同时返航,随着一声轰然的爆炸声响,整个地面都震颤起来,深海中掀起沉重的悲鸣。Peter回过头,看见整片海面都被爆炸的火光映衬成一片绚烂的红,而天边原本灰沉的乌云正在悄然褪去。


等他们重新回到飞船上,出口有许多人正翘首等待着他们的凯旋,Peter的名字被多次提到——所有人都见证了一个年轻哨兵的勇敢。从已经损毁了大半的机甲中脱身而出的Steve首次向Peter伸出手,并且祝贺他,正式成为了Avengers中的一员。


然而,Steve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,Peter就被某个向导拎着领子拽走了。


Peter在一个走廊拐角后被男人抵在了墙上,Tony不由分说地捏住Peter的下巴吻住了他。用几乎撕咬的力道衔着他的嘴唇,Peter被他吻得不知所措,只是遵循着本能笨拙地回吻着Tony。这个吻是痛的,男人咬着他的嘴唇,好像只是为了确认Peter是不是真的在他身边。


Peter轻轻推了Tony一下,男人放开了他,眼神沉沉地盯着他,“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差点回不来?为什么这么拼命救他,我知道你怎么想的,你觉得他是竞争对手。”


Peter点头,气喘吁吁——被Tony吻的。他调整了一下呼吸,才开口说:“那不一样。我要救他。像你说过的,战场上,要懂得团队协作。”Peter停下来看着Tony,眼神因为期待而发亮,“战斗结束了……那现在,你……要不要答应我?”


“你脑子里全想着这个?”


“倒也不是……”到了该说情话的时候,Peter反而变得不坦率起来,哨兵低下了头,“只是每一次想到这件事,我会开心一点……会觉得……一切的努力不止是我最开始想要的结果而已。我会感到……很幸福。”


“混小子……”Tony低骂了一句,抬起Peter的下巴又亲吻了他一次,动作轻柔,嘴唇温暖。接着他张开手抱住了Peter,在他耳边说:“Welcome back home,我的哨兵。”


-end-
写这样一个故事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挑战!
从来没写过这种题材,但是很过瘾!
我超级喜欢这篇文里的PP!完结了很开心,喜欢的话希望和我聊聊QAQ
ヾ(●´∇`●)ノ

评论

热度(597)